首页 > 业界八卦 > 中手游动荡内幕:发行核心重塑 高管内斗升级

中手游动荡内幕:发行核心重塑 高管内斗升级

2014-07-01 16:51:56我要评论(0)

近日,一场中手游人事动荡在手游界闹得沸沸扬扬,故事的主角是CEO肖健和总裁应书岭,但故事的发展却扑朔迷离。

先是中国手游(Nasdaq:CMGE)发布措辞强硬人事任免公告,公告称包括总裁应书岭、副总裁孙晶芝、副总裁杜鑫欣等在内的9名高管被免职。一石激起千层浪,市场纷纷猜测可能的原因,其中包括高管贿赂、应书岭在外参股其他公司和高管内斗等。而直接的表现则为公告当日,该公司股票遭到纳斯达克紧急叫停,股价暴跌22.47%,随后美国监管机构介入调查。

随后,中国手游集团(CMGE)就发行业务重组及人事变动发表声明,对外宣传称此次调整不对公司业务造成任何的损失,并将会大大提升发行业务团队的执行效率及资源最大化的利用,而此前的相关报道则是被媒体和市场过度解读。

最后,肖健和应书岭联名发信对此事作出说明,表示人事变动主要是为了精简组织架构。随后应书岭在朋友圈转发此联名信,并附上文字: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小伙伴们,我们定会再创辉煌!让流言不攻自破,让蜚语烟消云散吧!,三分钟后,肖健一字不动地转发。

但这样的辟谣似乎很难具有说服力。

浮出水面的永远都是冰山一角,在表面的祥和气氛下掩盖着鲜为人知的内幕,而这才是这场人事闹剧背后真正的原因。

“高管贿赂”根本就不存在

整个事件源于一则人事免职公告。

6月19日,中国手游发布一则内部公告称:免去中国手游集团总裁应书岭、副总裁孙晶芝、副总裁杜鑫欣、晨星游戏总经理闵曙中、卓星游戏总经理王昆、发行支撑中心总经理杜娟、海外发行事业群副总经理杨斌、平台支撑事业群研发中心助理总经理罗潇、采购总监但成海等人职务。

在人事任命通告中,中手游这样写道:“自发文之日起,停止以上人员在中国手游的所有工作,并于发文之日三天内做完全部工作及办公用品的移交。交接完毕后,待集团另行安排通知方可到公司工作。”措辞强硬。

这份任免公告等于将负责中手游发行业务的应书岭及其嫡系部下全部免职。一时间,应书岭涉嫌商业贿赂和应书岭利用自己发行权限买入关联公司产品获利等传闻弥漫市场。甚至有媒体爆出应书岭用中手游的资源作为筹码入股其他公司,其中谈到的一家公司便是前91无线副总何云鹏创立的天象互动。但随后中手游官方特别指出,中国手游与天象互动没有任何形式的合作。

理财周报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为7个自然人,包括何云鹏、周星佑、张普、王宏伟、蒙琨、杜伟、陈琛,并未见到应书岭身影。

“这块是子虚乌有的,不能随便说的,不能因为两人合照了一张相,就认为双方有投资。”一位在游戏行业工作十多年的某公司高管这样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而对于“商业贿赂”一说,中手游的公关这样澄清到:“媒体爆出的‘高管贿赂’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我们已经澄清过很多遍了。我估计晚些时间就会出来消息。”

但此事确实事发突然,因为就在事发的一周前,应书岭还代表中国手游前往美国参加E3游戏展。随后还确认参加今年7月份在上海举办的ChinaJoy。

隐情也许可以在任免公告中找到蛛丝马迹。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新通知之中,中手游CEO肖健被任命为产品中心总经理,负责产品中心整体管理工作。除此之外,集团还对多条业务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核心业务负责人均向肖健直接汇报。

这似乎坐实了肖健和应书岭两人内斗的传闻。

祸根起源高管内斗

“和圈子内的朋友聊过这事,大家集中的一个共识认为是肖健和应书岭两个人之间打得非常凶,内斗比较严重。发行是应书岭负责的,但发行已经形成一个独立的王国,肖健根本就插不进来,可能这是两人之间最大的底线。最近应书岭可能还在做一些分外的事,触犯了肖健的一个底线。”上述手游公司高管这样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据中手游内部员工透露,虽然从人事架构上应书岭应当向肖健汇报工作,但事实情况是应书岭被任命为总裁后不久,发行业务与深圳集团总部在工作职能上进行了一次详细分工,CEO肖健目前主要负责引进IP等业务,与总裁应书岭负责的发行业务没有重叠。

但发行是中手游的命脉,根据易观国际近日发布的《2014年第1季度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季度数据监测报告》数据显示,中国手游以18.1%的移动游戏全平台发行市场份额再获第一,并且在一季度扩大了这一领先优势。

而这个命脉却被下属应书岭把控,肖健作为中国手游娱乐集团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位高但权不重。

“因为应书岭这个人非常会来事儿,而且好学,我们以前不知道肖健的时候,都以为应书岭是中手游的老大。应书岭这个人能放下身段,比如以前的媒体聚会、研发聚会,有时候这个聚会的级别就是经理级的甚至更低,但他都会去的,所以他给媒体和研发商的印象都非常好,所以他的资源就非常充沛。发行这块有了资源就有了发言权了,所有他在发行这块一人独大,拥有独立的行政、财务等。从发行来说,游离于集团之外,成立一个完整的部门也可能是不允许的。后面应书岭也可能有一些塑造个人品牌等方面的计划。但一个公司一山不容二虎。”一位内部知情人士这样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肖健却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

游戏媒体对此次事件的“不作为”

似乎印证了应书岭与媒体不一般的关系。由于此次事件对应书岭个人是有负面作用的,所以游戏专业媒体很少报道,有的甚至都不转载。

也许肖健也没想到,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免职9名高管后,股价随即暴跌22%,市值损失将近四分之一,不仅被紧急叫停,还遭受美国监管机构调查。据悉,研发商对目前的中手游也是持观望态度。

接下来,为了灭火,中手游上演了一场闹剧。

首先在19日停牌当晚,中手游召开分析师电话会议解释了此次人事变动的原因主要是,公司的主要管理层认为应书岭的表现不能达到预期,表示此次免职不会对公司业务造成重大影响,并重申第二季度收入预测维持人民币2.6亿元到2.8亿元不变,按年增261%到289%。

将原因归为应书岭个人业绩不达标,似乎并不具有说服力。

“刚开始做发行的时候,有好几个人负责发行的,应书岭是其中之一,但应书岭做的比较好,而且前期他做的几款产品非常成功,他就一下子就出来了。应书岭在这个手游发行领域其实还是一个先驱者。他的一些资源和人脉及他对游戏发行的认知,比如判断一个游戏是否适合其渠道等,他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上述业内人士这样评价应书岭的业务能力。

另一方面,从财报的表现也可以窥探一二。从去年10月正式晋升为中国手游集团总裁负责整个集团的发行业务后,中国手游在2013年开始扭亏为盈,今年一季度中国手游的净营收为2.147亿元,同比大增488.2%,净利润达到了3470万元,而去年同期亏损2160万元。

次日,中手游集团又发布公告称此次人事调整原因:为精简组织架构,提升运营效率,从而使得公司能够更好地实现长期地发展,公司就其游戏发行业务线已经展开了部门重组。此次的调整不对公司业务造成任何的损失,并将会大大提升发行业务团队的执行效率及资源最大化的利用,进一步巩固和强化中国手游在手游市场的领导地位。

此时又将人事调整原因归咎为提高运营效率,只字未提应书岭业绩不达标的问题。只是表示,对媒体指控员工不合规的行为成立以公司独立董事谭昌文为主席的独立第三方调查委员展开深入调查,并将于近期向外界公布调查结果。截至记者发稿日,尚未得到相关结果的回复。

最后,23日,肖健和应书岭共同发布联名信,并称“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似在辟谣二人不和传言。“他们现在已经意识到问题非常严重了,老大之间的斗争通常是不考虑后果的,但突然醒过来,这已经影响到公司的生存线了,他们可能后续才做了一些善后的事情,包括他们联合辟谣,发联名信等。”上述业内人士如此看待两人的举动,并认为双方目前也是为共同利益“达成一致”。

对于肖健想打造的“扁平化”管理结构,该业内人士认为这个理由不太成立,因为都向肖健汇报的话,业务模块的事情肖健不一定懂。如果让不懂的人决策,难免会出问题。

“从我个人来判断,应书岭如果考虑到双方的利益的话,双方可能和平共处一段时间,随着时间淡化后,双方可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有可能会离开。如果应书岭出来,自己建立一个主要业务是发行的公司,非常容易的。而且我也相信很多人愿意投他的,因为应书岭在这个手游发行领域其实还是一个先驱者。”上述知情人士预言道。

真相:发行业务大调整

与其他公司不同,中手游的股权结构更加复杂。

中国手游2013年财报显示:其大股东第一视频是中手游的母公司,持股比例为42.9%。其他公众股东持股比例为31.1%,联发科技持股6.0%,ZennonCapital持股6.3%,中国社保基金持股3.3%,而中手游的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比例仅为10.4%。

理财周报记者翻看中手游2013年财报发现,在中手游的高管持股中,并没有应书岭的名字。财报显示,肖健持有中手游比例小于1%的A类普通股,此外还持有303.95万股普通股期权,行权价为0.605美元。而应书岭一栏则显示未持有股份。

理财周报记者随后向中手游确认,得到的回复比较暧昧,先称没有持股,后又回复称不确定应书岭是否有持股。

“中手游的股权结构,虽然应书岭做了很多事情,但占的股份不高,得到的回报比较少。我觉得事情的根源在这里,其实很多事情他做起来的,但得到的比较少。”一位游戏公司高管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这种股权结构有可能为此次事件埋下隐患。但应书岭是否有股权激励?上述业内人士称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有的高管的持股是没有显示在财报中的。

6月25日,面对事态的进一步发酵,中手游在北京召开了小型媒体发布会,再次对人事调整问题进行澄清说明。

肖健表示本次调整的中心目的是将中手游旗下的发行业务集中到北京,正因为此前给予各地发行团队过高的权限,为了避免受权力的阻力,先行将9名高官免职,并采用了“3天内交接工作”这种比较激进的方式。

随后,肖健介绍了调整之后的格局:“中手游原来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都有发行线业务部门。调整以后,只在北京一地办公。北京的发行中心,以前占据总收入的90%。通过这轮调整,职能进行汇集,优势更大。发行线主要是在北京。自研、IP战略布局主要在深圳。深圳成立随悦游戏,服务自主研发游戏的发行。成都客服、支撑部门合并到集团管理。”

显然,这是一场肖健收归权力的“中央集权化运动”。

但来自诸侯割据的各分支机构的阻力之大可想而知。应书岭也直言北迁的阻力很大:“因为原来中层里面的中心总经理,权限很大。所谓权力大,在进行市场竞争的时候可以迅速做出相应。比如:成都的支撑某中心负责人比较抗拒,进行多次开会协调。”

对于应书岭的去处,肖健表示应书岭仍负责发行线业务,另外还会分管泛娱乐化产业,核心人员大部分都在,个别部门正在商榷,绝大部分已经调整完毕。

而事件的另一主角应书岭也在媒体会上表示对中手游有深厚的感情,并对市场上关于自己的不实传闻表示愤怒,希望大家看到3季度中手游更好的成绩。

“从我的角度,我希望中国手游发展的好,能够挺过来,因为中国手游如果出事情的话,对整个中国手游行业打击很大,比如其他公司想上市,但这个行业的形象就受到损害,因为它会影响到投资人对整个行业的看法,投资人不知道你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觉得这个行业很乱,就会避免投资了。”上述游戏公司高管这样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经历了一系列的灭火行动,截止到6月26日,中手游的股价戏剧性地维持在19日当天的收盘价14.63美元。

这场颇为蹊跷的人事变动背后,是否暗藏高管利益的博弈,还有待时间的检验。